LYP.CN

关于雾霾、北京、坚守、逃离、回归(之一)

这一系列文章写起来非常痛苦,但我必须坚持写完,作为北京雾霾的亲历者和逃离者,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作为记录这一匪夷所思的时代的一片绿叶,给渴望蓝天的你一丝丝的希望。

先看两张上周我在北京CBD拍的照片。

mybeijing-1-0

 

mybeijing-1-1

 

这样的白天与黑夜,如果不考虑那满满的车流,几乎可以配得上美丽二字。可惜这样美丽的北京现在一年也见不到几次了,更多的时候人们只能在极度的朦胧之中寻找那些古都的荣光与现代大都会的繁华,比如在同一位置的许多白天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

mybeijing-1-2

这显然还不是雾霾最严重的时候拍的照片,至少我还看见了不远处的几栋楼。然而为了拍这张照片我不得不打开窗户,并深深吸了几口醇厚的北京霾,彼时的我刚从美国回到北京,还没来得及重新适应这鬼魅般的空气,也没准备N95之类的口罩,因此我的肺部自然地向大脑发出了咳嗽的请求——这就是传说中的北京咳。

咳咳……是时候开始讲我与北京的故事了。

2005年国庆前后,我搬到了建设中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旁边的一个小区。那个位于24层的一居室小屋是我在北京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之所以还要加上引号是因为即使那是我自己买来的房子,我依然需要去办理一本暂住证以代表我对于首都的一切几乎都无权过问和享用,我与首都的关系全在那本一年有效而为了办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得不每年去续办的做工粗糙的证书里。然而即使如此,我还是很开心地暂住在自己买来的号称拥有70年产权的房子里,虽然我不止一次的担忧七十年后房子的归属问题,但每次都被某种力量狠狠地将这个问题直接粉碎在午夜或者清晨的睡梦之中。哦,是的,我真的睡的非常安稳,这可能真的要托当时北京还算低廉的房价的福——我当时买房的首付仅仅是12万8千元,每个月也仅仅只需还给银行3700块。当时某个售楼先生告诉我他们公司预计北京我所处区域的房价将在2008奥运到来的时候达到惊人的一万五千每平方米,我对此表示欣然认可,但依然在内心深处强烈的鄙视了这些房地产从业人员画饼吹牛的不良企图。现在的我每次回想这些年我错过的北京房产投资机会,都会恨不得坐时光机回到那个时候狠狠地甩自己一万个巴掌。当然,我还要回到2002年给当时的自己狠狠地甩两亿个巴掌——当年我在五道口的房东曾经想把她的房子以24万的价格卖给我,如果我当时东拼西凑把那个宇宙中心的房子买下来,也许早就走上人生巅峰了啊。

此处略去郁闷的文字十万行。

回到我那目前为止唯一拥有的北京的房子。当时我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拉开窗帘,给建设中的奥森公园拍几张照片,这一习惯坚持了将近两年,当年的奥森公园是这个样子的:

mybeijing-1-3

大家发现什么了吗?是的,在那个时候,北京的天空,就是雾蒙蒙的了。但是当时的人们并没有怎么在意,也许我是最早给北京取名新雾都的人了吧,当年我在我的blog里面曾经微弱的发出过“新北京,新雾都”的无奈的观点,并一再质疑当时很流行的用来给环保部门脸上贴金的所谓蓝天天数的数据的真实性,但真的是很无助,所有人都只是奋力建设新北京来迎接奥运的到来,或者在北京埋头追寻自己的理想,雾霾是什么根本就不是问题。一切都会变的完美的。

因为奥运来了。

(未完待续。原文首发于本人微信公众号,请在微信搜索“yptalk”或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以获取最新更新。)

qrcode_for_gh_9e2d18328519_258

以上图片及文字均谢绝一切转载。

 

(107次阅读)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